首页 百科正文

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后,共享运营的时代也催化了另外一种交通工具的流行,那就是共享电动车。共享电动车(Shared ev)是一种新的交通工具,通过扫码开锁,循环共享。其实共享电动车的起步并不比摩拜和ofo晚,只是太多的运营商选择校园或者是景区作为运营范围,不受人们的关注。国内已经出现了包括喵走出行 、猎吧、租八戒、小鹿单车、电斑马、ebike、八点到、7号电单车、萌小明等一系列从事电动车租赁的公司,并且还有一些传统电动车制造商也在考虑以电动车切入到共享出行领域。

共享电单车 为什么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继共享单车创业热潮退潮后,共享经济的概念依然热度不减。无论是“三电一兽”共享充电宝项目的如火如荼,还是共享汽车的初现苗头,又或者是共享电单车的烽烟再起。都仿佛预示着,共享经济里面,依然有令一些企业垂涎三尺的肥肉。

以共享电单车为例,虽然其消费场景与共享单车几乎一致,都是为了打通短途出行的最后一公里。但是,因为城市管理政策、电单车的造价成本、维护成本以及行驶安全性等无法与共享单车相提并论,因此在其推进的过程中,并未像共享单车那样来势凶猛,而是一波三折。

从3-5年前的百家争鸣,到如今的滴滴、美团、哈啰三大巨头对决,共享电单车这个创业领域,可谓好戏连台,看点十足。那么,共享电单车这个“慢行业”为什么有这么持久的生命力,而且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呢?本文将通过多个维度的分析,来追寻其背后的根本原因。

资本血拼之下,共享电单车行业增长强劲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共享电单车的投放规模达到100万辆,同比增长52 %。预计2025年共享电单车投放数量将超过800万辆。由此不难分析,共享电单车行业,将是一个即将出现爆发的大市场。

什么是共享电单车  第1张

而且,从2020年共享电单车的动向来分析,以上预测并非毫无依据,也正在逐步得以印证。

4月初,青桔单车融资超10亿美元,业内人士分析,将主要用于共享两轮车的扩大投放。实际上,滴滴的共享单车与共享电单车组合投资的构想,在其推出青桔单车时即已初见端倪。而且,滴滴旗下的青桔单车与街兔电单车,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推出的。2019年6月,滴滴即将上述两个归属的单独的事业部进行了整合,成立了两轮事业部。

无独有偶,期间美团单车也被曝在电单车方面动作频频。据36kr报道,美团于2月份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单车企业下单百万辆以上的共享电单车订单。其近期发布的财报也显示,二季度已向市场投放电单车30万辆,这也说明,此前传闻的美团重金加码共享电单车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而另一方面,有公开数据显示,巨头哈啰出行早在2017年即已进入两轮车共享业务,目前仅电单车业务即已覆盖超过300个城市。占据的市场份额约达到70%。据了解,其助力车业务已经成为哈罗的现金奶牛。

由此可见,三大巨头都瞄准了这个一度被人唱衰、甚至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共享电单车行业。而且,也都采用了比共享单车更为坚决的投资策略,大有与竞争对手血拼,拿下这个十分难啃的大市场的决心。只是,三家巨头都来头不小,而且谁也不甘示弱,恐怕这个战场又要烽烟再起。

什么是共享电单车  第2张


共享电单车为何成兵家必争之地?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共享电单车的市场之所以被“旧事重提”,无外乎是一些行业前辈在屡屡碰壁、做了嫁衣裳之后,一些头部企业的不甘心心理使然。

毕竟,与共享单车项目相比,共享电单车具有使用率与客单价的优势。仅仅从共享电单车企业的现金流来源来分析,都是一桩划算的生意。众所周知,很多共享单车企业的半路折戟,就是死于缺乏现金流,在缴纳押金的形式被广受诟病并不断取缔后,企业如何回血成了最大的难题。

而投放单车或者电单车的过程,本身也是企业烧钱、比拼资本的过程。因此,相对于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具有快速回血,以及更大盈利空间等多方面的优势。这也不难理解,很多企业都会看准这块市场大蛋糕,甚至连并不缺钱的互联网巨头也趋之若鹜了。

以美团入局该领域的目的为例,就可以对共享电单车成为巨头纷争之地的原因窥见一斑。美团CEO王兴,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宣扬美团的成功,源于他及美团践行的长期主义。

据其在前期公布财报时的电话会议,王兴认为共享电单车巨头高频消费场景的特征,可以弥补美团用户对于平台业务需求频次不足的问题,对于美团的长足发展,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

而对于滴滴、哈啰来说,本身就是出行行业的佼佼者,当然不会在这个前景广阔的共享电单车市场上后退半步。因此,也就造就了三大巨头三足鼎立的竞争格局,在笔者看来,这种局势,甚至可能导致三大巨头的共享电单车业务长期共存,市场份额的竞争也持续胶着。

加上此前有数据显示,中国单车日均骑行需求超2亿次,而电单车的日均骑行需求则达7亿次,频率远远高出共享单车。而在计费方面,当前市场滴滴、美团、哈啰三家共享单车计费基本统一在30分钟1.5元,电单车则基本为20分钟2元。

因此,可以预见,在该行业结束大批量投放电单车的野蛮生长阶段后,也极有可能形成良性循环。当企业前期的大规模投放策略落地后,因为其进入正常运转,而开始盈利赚钱。

只是,这个市场尽管足够庞大,却并非投资者与入局的企业说了算。近年,共享电单车之所以没有像共享单车那样如火如荼,而是磕磕碰碰、走走停停。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国家交通、环境相关政策的影响,而在推进整个行业前进的过程中,甚至有些步履维艰。

什么是共享电单车  第3张


新战场的新挑战:共享电单车的扩张之困

与共享单车的哀鸿一片相比,共享电单车除了头部企业之争外,也有一些相对小型的企业在下沉市场活得很滋润,甚至一些传统的电动车制造企业也加入到这个竞争行列。笔者注意到,早在2017年,雅迪、爱玛、新日、台铃、立马、欧派、新大洲、宗申、松吉、小牛等多家电动车整车企业已经进军共享电单车领域。

因此,如果你经常到三四线城市走一走,你会发现这些城市的街头,经常能看到这样的风景:人们骑着蓝色、黄色、青色、橙色、绿色的电单车一闪而过,风驰电掣。时尚轻盈的车身设计、比单车更快的速度与操控感,是共享电单车更受欢迎的重要原因。

只不过,在内线城市,除了哈啰、滴滴、美团的电动车外,目前最常见的共享电单车品牌是松果、小遛、拜米、喵走出行、牧森等。这也说明,几番洗牌后,已经有一些共享单车品牌成了牺牲品。

与共享单车对比,人们对于共享电单车的印象,在夏天更为深刻。

甚至有网友谈到共享电单车的好处,这样调侃:炎热的夏天骑单车容易出汗,而电单车则因为速度快,十分凉爽宜人。由此,共享电单车,似乎正在成为解决二三线城市用户3-10公里短途出行问题的必备交通工具。

但是,不容忽视的是,即使是像滴滴、美团、哈啰这样的巨头,也面临着共享电单车规模化发展的瓶颈,进入了快速扩张的困境。

而这个困境,主要来自于共享电动车的安全性以及日常运营,也由来已久。实际上,早在2017年,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等城市相继发布规定表示,“不发展”或“暂不发展”共享电单车。而2020年上半年,随着入局者投放车辆的动作加大,“约谈”、“整改”、“叫停”等再次成为共享电单车领域的热门词。

这也表明,即使是还在风口的共享电单车,终究还是难以逃脱被国家政策、规范监管的命运。而且,其过去一直存在的安全、运维问题依旧是行业难题。

例如,在车辆运维方面,仍有用户吐槽共享电单车找车难、电瓶没电、车辆定位不准等问题。而近期,网络上传播着不少各地城市管理部门清退共享电单车的视频。共享电单车的无序停放,不仅严重影响了市容市貌,更影响了城市的交通与安全。

除此以外,因为共享电单车的行车速度快,也极易引发交通事故,电池充电、短路造成火灾事故也逐渐增多。这也是共享单车创业项目推进最大的阻力之一。

据工信部公示内容,2013年至2017年,全国共发生电动自行车肇事致人伤亡的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均呈现逐年上升趋势,电动自行车肇事致人伤亡的道路交通事故5.62万起,造成死亡8431人、受伤6.35万人、直接财产损失1.11亿元。为此,工信部也于2019年发布了关于电动车(含新能源汽车)等的报批文件,对于相关事故隐瞒不报,进行暂停上公告等严肃处理。

由此可见国家整治以电动车为代表的新能源车辆的决心。但是,在互联网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几乎没有什么是技术解决不了的。为此,各大参与共享电动车竞争的企业依然有着迎难而上的勇气。

实际上也是如此,鉴于共享电动车未来将走向挂牌出行、实名认证骑行等更新的、更高科技的出行方式。而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在交通管制方面的应用与不断成熟,这些现实问题也终究会得以解决。而各大企业所争夺的,将是一个超级大的流量入口,更是一个相对某些领域更为高频、更有可能带来商业化盈利空间的新行业。

由此可以预见,如果以上提及的安全性问题、运营问题都能通过新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智能科技得以解决,共享电单车的大范围普及,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未来可期。


共享电单车政府态度

共享电动自行车在广东江门被叫停 平台限期回收!

相较于其它通行车辆,电动自行车更为实惠、便利。而共享电动车的出现,也给那些用车出行不多的用户,提供了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不过,据媒体报道,近日,广东江门宣布叫停共享电动自行车,并督促各相关企业悉数回收,这一决策引起了市民朋友,对于短距离出行的担忧。

对此,9月8日,江门市政府网站刊文,介绍了该市限期回收共享电动自行车的政策背景等内容。

据江门市交通运输部门介绍,为打造“整洁、有序、文明、和谐”的城市环境,营造安全的交通出行环境。

根据《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省公安厅转发市场监管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关于加强电动自行车国家标准实施监督意见的通知》(粤市监〔2019〕37号),提出的“限期清理回收共享电动自行车”的要求。

江门市交通、公安、城管等有关部门于今年5月与各共享电动自行车企业召开了联席座谈会议,督促各相关企业回收共享电动自行车,并于近期开展共享电动自行车清退行动。

共享电动自行车退市后,江门市将会提供其它可替代公共交通服务。其中,江门市一直以来,都鼓励、规范发展共享单车。

同时,不断提升公交服务水平,今年以来,优化调整和新增公交线路10条,推出125条差异化定制公交线路,开通定制公交助学专线,升级改造公交候车亭,公交电动化率达到100%。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在对当地的共享电动自行车的统计调查中发现,目前江门市投放总量在5万辆左右,基本覆盖全市范围。

运营平台包括杭州青奇科技有限公司(街兔,青桔)、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美团)、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哈啰),中山短途使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遛)等企业。

而这些运营平台,需要在近日主动回收已经投放的共享电动自行车,并且不再继续投放。当前,这些平台的App弹窗,已经对用户告知暂停营运,并已开通了退费通道。

上海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单车

从上海市交通委获悉,《上海市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今起至5月7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指导意见》对于各方责任、车辆投放、押金管理、信用互通等方面均有了较为明确的意见,并首次提出上海不发展共享电动自行车。 

在相关的《编制说明》中,上海市交通委表示,这一原则主要是基于城市交通安全和市民人身安全考虑。共享电动自行车产权不属于个人,一旦驾驶操作不当,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极易引发交通安全事故。据统计,上海市因电动自行车肇事的道路交通事故,2015年发生158起共96人死亡,2016年发生108起共95人死亡,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死亡率由2015年的60%上升至2016年的88%。此外,上海市交通委在《编制说明》提出,共享电动自行车充电过程和露天停放对电池的安全也有很大的影响,综合考虑后提出了“上海市不发展共享电动自行车”。

共享电单车品牌大全

什么是共享电单车  第4张

鱼龙混杂,可以说是形容当下共享电单车市场最好的词语了。目前市场上共享电单车品牌如过江之鲫,有些城市,甚至一个城市内共享电单车品牌就达到了七八种之多。 现在市场上可见的共享电单车品牌主要有:哈啰、美团、青桔、喵走、松果、人民出行、街兔、小呗、小溜、大哈、蜜蜂、拜米、小布、皮皮虾等,还有许多小玩家分散在全国各地,有些只固定在某个城市发展,投放量也很小。

 不同的品牌布局的城市也不同,当前共享电单车行业的玩家可分为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哈啰、美团、青桔 

三大巨头企业毫无疑问是当前行业头号玩家,不仅资金雄厚、技术研发模块也属领先地位,在全国都有布局,基本上可以说是有共享电单车的城市都有他们的车辆。 

第二梯队:喵走、松果、街兔、小遛、人民出行等

 这部分企业实力也相对雄厚,而且不像三大巨头企业,共享电单车只是其中一个产品。他们都是全身心投入,只专注于共享电单车行业,往往在某些方面更有自己的特色优势,如停车管理、用户管理。 

第三梯队:小布、皮皮虾、大哈等

当前国内共享电单车行业最多的就是第三梯队的玩家,有些是刚转型过来,未形成自己的发展模式,有些是受经济等限制,只做小量投放,只在某个城市或某个区域发展,做特色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在共享电单车行业,品牌效应没那么好使,用户用车时一般不看你是哪家企业,而是看你好不好骑、性价比高不高、服务好不好。


参考资料:

《截止目前,国内共享电单车有哪些品牌?》-3R共享电单车网

一度沉寂的共享电单车 为什么成了兵家必争之地?》-驱动中国

共享电单车》--百度百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s://www.58miaohua.com/baike/22.html

评论